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《丽水2018最新注册送现金》 《处州晚报》
首页 动态前沿 政策信息 营养美食 运动健身 生活贴士 心理健康 保健养生
◎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健康 > 动态前沿
杭州75岁奶奶,每天走路去种地
发布时间:2020-07-31 17:31 来源:钱江晚报

  杭州75岁奶奶,每天从老年公寓走去农科院种地,她说——

  “每天家里吃吃喝喝,这日子过得有什么意思” 


周奶奶

  七八月份,是一年中的农闲季节。不用下地干活时,周水花就和小姐妹一起整理秋天要种的麦子种子。

  75岁的她,是杭州下城区石桥街道杨家村2组村民。几年前,村里拆迁,她和老伴一起住进老年公寓过渡。一个月退休工资2700多元,加上村里每年4万元的分红,周阿姨说:“我年龄大,分红高,是全村收入最高的老太太。”

  然而,这位吃喝不愁的老太太却完全闲不下来,每天打工去干农活,才是她人生最大的乐趣。

  地里农活样样行 75岁临时工人人夸

  第一次见周奶奶,是在省农科院的麦子地里。她个子高挑,动作麻利,人看起来很精神,笑起来脸上还有对可爱的小酒窝。

  院里农业专家介绍:“喏,周奶奶很能干的,她什么活都会干!”

  周奶奶住的老年公寓,步行去农科院只要15分钟。每天吃好早饭,她准时8点到单位开始干活,村里还有两位大妈和她一起做临时工。

  5月下旬,地里开始收麦子的时候是最忙的,专家试验田里的育种材料都需要手工收割。一份材料会种二三十株麦子,周奶奶要挑长得最壮的几株留种,而麦子课题组每年种的育种材料就不下千份。

  收种子的工作,要持续忙碌1个月才能完成。采下来的种子,每一种都要编号,再用纱网和牛皮纸袋先分装好,吊在大棚里晾干。

  干燥的麦穗要变成下半年播种的种子,一样需要手工揉捻、分袋包装,这个过程也得近一个月时间。

  好在7-8月选种的活,基本都在室内完成,刚好可以避暑。

  9月课题组要做分子实验,10月要整理种子,11月要播种,一年到头地里总有忙不完的活。

  不过,6月收麦子的时候,刚好水稻课题组要插秧,地里会缺人手。

  在农科院干活的工人里,很多人比周奶奶年轻二三十岁,但插起秧来,还是阿姨更利索,插得又快又好。作为全院第一的插秧能手,6月周奶奶会跑去水稻课题组打零工。插一条水稻试验田的工钱是40-50元。下班后,周奶奶再加点小班,多的时候,一天能再挣100元。

  在农科院做临时工,她每月工资2300多元。比起其他项的收入,这份占用她时间最多的工作,收入却是最低的。

  农科院里的劳动场地

  12岁开始种地 所有的苦只为挣下一口粮

  周奶奶的老伴今年79岁,他们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都是50多岁的年纪,连孙子也已经参加工作。

  全家三代人,没有一个人支持周奶奶出来打临工。

  大家都劝她别去打工,周奶奶已经不记得,自己和家人争执过多少次。

  “如果不下地干活,每天家里吃吃喝喝的,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意思!”边理种子边念叨的周奶奶,是从12岁就开始种地的。

  早年,杨家村只是杭州北郊一个偏僻的小村庄,村里人过着早出晚归的农耕生活。

  周家四个姐妹,她排行老二,家里全是女孩子,种地真的很缺人手。12岁起,她就去种水稻、种苎麻,这插秧的本事是从小练就的。比种稻更苦的是种麻,苎麻割下来,晒干后要手工剥皮,经常双手被割得满是血口子。

  城市里的农田很珍贵

  当年,杨家村真的是个穷地方。

  周家的条件也不好,小时候,家里粮食经常不够吃,四个姐妹也都没钱读书。种水稻对如今的杨家村人来说,是非常陌生的,但对周奶奶来说,这几乎是她生存的最大意义。

  那时,杨家村的姑娘都嫌本村男人穷,纷纷外嫁。大家最喜欢嫁的是附近杭钢一带的工人,因为嫁过去就不用继续务农了。

  周家其他三个姐妹,也都嫁到杭州其他经济好些的地方,只有周奶奶一个留在家里,招了上门女婿。说是上门女婿,其实就是她在萧山的表哥。表哥家有五个兄弟,家里种地不缺人手。于是,两家人商量好,17岁的表哥过来给周家帮忙干农活,之后他再没离开过这个家。

  田野里的沙沙声 是老人们青春岁月的旋律

  上世纪80年代,杨家村分产到户。周奶奶家分得6亩田地,家里依旧种着水稻和苎麻。只是姐妹们那时都出嫁了,家里主要劳动力就剩下她和丈夫两个人。水稻只种了2亩地,是自家人的口粮。

  苎麻种起来卖给国家,虽然收入不高,但也可以补贴家用。另外,家里房前屋后还养了些鸡、鸭、鹅,还有猪和羊。养大了自家舍不得吃,都是拿去市场上卖的。

  当年,杨家村有个社办企业,是生产电风扇的。白天,周奶奶就去厂里做喷油漆的活,早晨和傍晚回家种地,这样一干就是15年。

  早年,农科院也在杨家村种过地。现在,院里北面挨着铁路高架的地,过了高架,就是杨家村地界。

  村里的地多年前征用了,但周奶奶老早听说,省农科院里还有人在种地,只是人家暂时不缺人。

  她心想,自己种地这么多年,农活再熟悉不过,在厂里喷油漆不自在,倒不如去农科院干活来得爽快。左等右等,院里终于放出要招工的消息。周奶奶记得,那天自己和村里几个老姐妹兴冲冲跑去院里应聘,一晃已经13年过去了。

  后来,城市化的进程越来越快,农科院在城里的田也越来越少。

  农科院又去海宁建了新的基地,农忙的时候,周奶奶就跟着专家两头跑,春夏收麦,秋冬播种。

  在院里当临时工的日子,虽然收入不高,但她过得忙碌而快乐。

  奶奶不缺钱,但她想,只要自己还干得动,就要一直这样做下去。

  干活时吹着风,听着麦田里的沙沙声,这仿佛就是周奶奶青春岁月的旋律。

来源:钱江晚报 记者 施雯 文/摄


〖编辑:吴俊 | 责任编辑:叶捷〗
分享至:



2018最新注册送现金